有没有姓戴的韩国明星?和哪个韩国明星的名字中有燕这个字?


 发布时间:2020-10-20 07:21:56

接下来是一段关于板野老师的采访,这要感谢WINDOWS LIVE上“LINHUI”童鞋的翻译 小黑 祐一郎(以下简称小黑):一上来聊些什么呐?来说说与成为动画人有关的话题吧。板野 一郎(以下简称板野):这个还要从高中时代说起。记得那时学校因为那个事件停课,住在横滨的自己为了“那位姐姐”跑去上野的二手摩托车店,寻找适合自己的小型或中型越野摩托。就在自己在上野站等电车的时候,不经意间拾起地上报纸,上面有这样一则招聘广告:“西荻洼Studio武藏招聘动画制作人员。”当时在想,在东京上野到西荻洼乘电车也不算远。何况当时父母都在住院,学校又在停课,他们认为一时也难以恢复。怎么打发白天的时间成了棘手的问题?小黑:你便去试了试,对吧?板野:嗯(苦笑)。此前,老师很不客气说:“你们这些60后就是这个样子!”(注1)按照家里的意愿规划自己的人生,一早便想好就业方向,很难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未来将是电脑时代”便进入工业高校电气科学习·········可这两年对自己确是煎熬。

众所周知,过去的电脑需要编写程序,稍有差错的话就会“Error”提醒你“这样无法计算”。何况当时的电脑教室冬天还好,室温20度还很舒服,可到了夏天苦不堪言就像牢狱一般(苦笑)。身处这样环境久了,不免对电脑产生厌恶之情。反观机械科的自动车(泛指任何汽车、摩托车等)部那些人,上学时可以自由自在,就像在玩游戏。有了“我要是有辆摩托多好”的想法。幸而得到“那位姐姐”的关照,才有了去买车偶然前往西荻洼的事。“是来参加测试的?”自己爽快地回答“是!”测试的内容是(原画)的Lineup(也就是一般意义上“动画”所要完成的工作),时间一小时。被领到工作台前的自己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更不要说怎么用了。“这样对眼不好”望着面前玻璃下嵌着一盏荧光灯的工作台这么觉得。“就用这个Lineup吧。”“那Lineup是·····”自己试探着询问“就是在这里描绘最绮丽的画面。”“原来如此。”虽然那人这么说,可我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将纸放上去工作。“既然都来了,那就豁出去了。”自己这么想着说了声“对不起”借了一支画笔,将纸铺在工作台上,将原画在面前贴好。

即便这样还是不知道要怎样开始自己的工作?(笑)小黑:要是我的话,就照猫画虎学别人的样子。(笑)板野:对,对。我也是这么想。观察自己旁边人的动作,还不是很明白。试着问道:“对不起,你这是做什么呐?”“照着这个画。”指着面前的原画“正确的说是模写。”说了谢谢,总算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想想这和自己在学校学的电气制图和机械制图有几分相似,画出来就跟课上教的透视图差不多。说起来对这个自己还是有点兴趣,毕竟是美术或者说作画的一种。“请问,这个要怎么用?”自己指着工作台“是这样的。”那人答道“先将嵌在里面的荧光灯点亮,然后将纸放上去。产生一种透视的效果,然后在上面作画就行了。”“呵!呵!原来就是这样画呀!”“没错!这就是所谓的Lineup。”“非常感谢!”自己十分恭敬的道谢“没什么!今天还要靠你们呐!”此时一阵风吹了进来。很快一小时时间过去了。“现在时间到了,叫道名字的道我面前来。”刚才那个回答我问题的人——今天面试官这样说着,一个接着一个很快就轮到我 “你为什么来我们这里?”“这个吗?·······自己看动画的时候,片子是怎么做出来,那一定是很有意思的工作吧。

自己也希望成为其中的一员。才横滨赶过来的。”“是从横滨来的。”显然面试官很难相信像他们这样小公司,会有人大老远的从横滨跑过来面试“那简历一定带来了。”“没有。”自己如实回答“没带?!”面试官被搞糊涂了“实在对不起。实际上我是看到报纸的招聘广告,匆忙之间来到这里参加测试,并没有带简历。”当时自己在想,既然找到这里,很难将现在自己应该回去说出口,接着说道“其实自己对于作画的不是很懂。幸得您刚才在测试的时候教了我很多,现在有些开窍了。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让把这些做完?”就这样继续着作画 看到这里大家会十分吃惊吧,怎么会有这样的事?确实当时的自己对于动画公司、原画、动画、动画检查到底是什么一无所知,更不要说那些从事这一工作的人了。现在想来,当时《Hawk of Grand Prix》、《霹雳日光号》和《无敌钢人3》正在热播,桌上就摆着东映(注2)的袋子,显然这家公司在为东映、Sunrise这样大公司做外包。“去喝杯茶吧。”到了休息的时候。借着这个机会,走到他人工作台前,很客气问道“是不是照着前面挂着的那幅,画出同样大小。

我的意思是根据这个来画。对吧?大家都很辛苦啊!”(笑)“也不完全是。”面前人答道“根据面前这画和下面一幅之间连接起来,让动作看起来连贯。”“若你真的很喜欢动画,想从事这个行业的话。大泉(地名)的东映动画那里可以买到,每个人都可以。”就这样休息结束了,自己继续着赌博般的作画,直到8时,觉得自己到该回横滨的时候。“非常感谢一天来的照顾。现在明白自己完成是事是什么了。谢谢关照!”就这样结束与动画制作人员初次接触,结合自己体验及眼见他们作画的场景,对自己产生很大触动。真的,这是实话。很快已经是面试一周后,接到那间工作室打来的电话:“那天接近傍晚,直到很晚才回去的少年,相信你的下手一定对你作画很为难,实在画的不错。加入我们如何?”这让正在无限期听课中的自己,异常的兴奋,马上应了下来。(笑) 等到高中毕业时候,拿着自己毕业证书来到父母面前,理直气壮的说:“现在找到工作了。从事动画制作。” 当时父亲愣是没反应过来,根本不知道儿子从事是怎样的工作。只是说了一句:“那我就放心了。”(笑)小黑:话说回来,你父母的入院该不会和这事有关吧?!因此才住进医院。

板野:不是的。你也知道那个时代的情况,再加上为无限期停学“赋闲在家”自己担心,才住进医院。后来成为动画人后(高中毕业之后),看到名字出现在电视上。“看来毕业时说的都是真的。”父亲这么说着,心里一定在想“你这小子,不亏是所谓的60后!”(笑)小黑:那接下来·······板野:在此之后,正式开始从事与动画有关的工作。说起来当时相当辛苦,两个白天一个通宵,每月5000块(以当时的消费标准,是一个正常坐办公室职员月工资的一半左右)。说实话等自己拿着钱回家的时候,把两把椅子并在一起躺在上面就睡着了。还记得最初的作品是《霹雳日光号》中电磁波发射的画面。也许故事最终话近了,自己觉得发射器相当漂亮。接下来便是《Hawk of Grand Prix》和《SF西游记》。“今天就到这里吧,可以回去了。明天继续。”虽然这么说,实际为了下面工作回去是不可能的。毕竟做了3天了,完成全部都是Sunrise和东映的作品。同时也结识了与自己同期加入这家公司,长着一幅大人面庞,给人感觉“天生就是画画的人”森山 雄治。

他自己说十分漫画和动画,尤其是作画那种感觉,真的难以用语言来表达。喜欢作品也当时很多人有所不同,更喜欢《鲁邦三世》(旧)和《宇宙战舰大和号》这样现在看来大人向动画,而不是当时流行的热血机器人动画。也许是巧合,2月的时候《宇宙战舰大和号》工作就来了。“我们公司有幸接到《宇宙战舰大和号》动画部分工作。大家也知道这一工作要求高,报酬当然不会低,有意请举手。” 社长注视着大家“要求高,报酬同样高!一幅就给200块,一天一幅200块呀,大家!” 社长刚说完,我和森山就把手举了起来小黑:可《宇宙战舰大和号》的作画比起当时其他动画要复杂啊。板野:说起来当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作为新人,要多多练习才行呀!”那些在公司里业绩很好,经验丰富的人们经常以这个为由,将那些动作相对平缓,比例极佳通通拿走,剩下只有原画质量不高和一些不是很重要场景画。当时画一幅才100块,每天就画一幅棒球场远景那样的能行吗?小黑:也就坐电车的钱。板野:坐电车? 对我来说根本不够。(苦笑)当时自己什么还不是很明白,只是觉得拿到的原画较粗糙,还和以往不同。

当时动检(动画检查的简称)只说了句:“现在原画不同了。”“怎么是这个样子?”果然是TV动画,自己这么觉得。(笑)后来做了一些也是《大和号》的,和这样相似。确实是今田先生StudioZ的原画,可第一炮塔被打飞那副,尤其是头与手之间·······小黑:当时所有的事都明白了,对吧?!(笑)板野:确实明白了。“这样下去不行,要做原画才可以!”(笑)刚才说到关于第一炮塔被打飞那幅头和手之间的那次,当时自己拿到的原画觉得奇怪,马上向作监(作画监督的简称)提出疑问:“宇宙船的第一层甲板和第二层甲板热熔,炮塔上的人员无事,可这头盔的方向怎么和手相反?”当时作监湖川(友谦)拿过来看了看,确实如所说:“头盔的方向不对,在这样情况下,甲板热熔后,头和手的方向应该一致。”当即把原画退回作画的单位。作为一个名不见经转的动画总是感觉“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就这样1个月过去了。那些被送去海外的原画追了回来,同样角色都有一样的问题。“这是古代,这个是岛,这是真田,还真不错。” 人们目视面前原画,对于错误指指点点。

我和森山感到自豪。这个时候自己其实什么也不懂,完全不知道动画地位的低微。只是觉得他们会感激我们“能找到这个错误是在太谢谢你们了!非常感谢。”接下来第三舰桥的作画,上面写着:“这里的窗口要开着。”当时自己暗暗再想“这样事都能想到。”一看后面“从这个画面来看,大约240桢大多如此,都是按照这样完成。”当时便觉得动画不能再做下去了。(笑) 小黑:与你的想象差的太远了,对吧?!板野:确实有些差距。《大和号》开始的那个月300幅,下个月400幅,为了保证质量,演出(执行导演)也好,作监也好,告诉新人都要向我们那样做。对了,忘了说当时Studio武藏的人手开始增加,公司向人家借来一间屋子,在里面尽量摆放更多的台子,以便更多人进行工作。我和森山自开始《大和号》的工作以来,第一次并肩作战。当时为了不让自己睡着,将铅笔扎在腿上,抽自己耳光知道鼻子出血。森山君后来告诉我,你真有点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自己觉得满恐怖的,做不来,一个人回家去了。(笑)小黑:真不容易啊!板野:嗯。本来《大和后》结束之后,自己有希望完成《Caption Future》流星号的动画部分。

也是在那个借来的屋子。不过,当时在想《大和后》结束之后,便从公司辞职。会有种想法觉得公司“并不为工作人员着想。”如:要完成3幅作画,前面的后面的都摆在你面前,上面要求都向最初那幅那样,做出最好的效果。照这样做下去,每一幅都如此的话,实在太痛苦了。“作为公司只是期待高质高效的完成,博得上面欢心好拿钱。可人活在这个世上还要生存,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照这样下去实在受不了啊,还是作原画比较好。”便下定决心“做原画的话,起点本身就高,同样是一幅能赚到更多的钱,生活才像个样子。”小黑:就这样,与公司有了不同的想法。板野:确实是这样。记得《Hawk of Grand Prix》的时候,焰火落地的时候发出噼哩啪啦的响声那三副的时候。那个人按原画的话只完成两幅,交了上去,被动检无情的退了回去,而不是像我和森山那样幸运。其实应该退回去的是原画才对。3个月后那人就辞职了,恢复自由身。小黑:为这样公司确实不值得,快点辞职。(笑)板野:很快我和森山也辞了职,一同开始《银河铁道999》的动画工作。我们先从东映(《银河铁道999》制作公司)那里拿到原画,二人按照要作画的数目平分。

我拿到自己部分后,回到横滨的家里完成工作。两周后送回到东映,接受动检的审核。干了1个月后,觉得这样不行。便有了“加入一家公司如何?”目标是Studio Cockpit。当时这家公司接到《龙子太郎》、《银河铁道999》剧场版这样的东映大作。如:999的下部作画工作,亚特兰蒂亚号(从船底看过去)从手前飞过等十分重要的部分。这些都是自己十分喜欢的类型。另外还有《新·超越王牌》(注3)、《新·巨人之星2》、还有《红发安妮》等众多作品。当时在想“这个公司,能接到这样作品一定不错。”加入一定没错“说不定还能1月完成1000幅创造纪录。”忘了说了,当时一般人最多可以完成800幅,自己很想打破这个纪录。小黑:一个月1000幅,能行吗? 板野:没问题。一个月1000幅。小黑:绝对不是所谓的开始那个月800幅加上后面的那个月的200幅合起来1000幅。对吧?板野:没错!“第一月完成1000幅,接下来那个月还要完成1000幅”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就这样两个开始了挑战。《荣光的天使》(注4)是第一部。

当时十分喜欢Clapton和silhouette,“这实在太好了”自己总是这么想。(笑)但那首名为《这,这,这就是UFO!》的歌作画的时候,为了更好完成工作,制作方拿来了曲样让我们听。“这实在不怎么样”说真的自己不是很喜欢,甚至很讨厌。(笑)说道这里让我想起《未来少年科南》。NHK放送的这部片子与东京(电视台)的《荣光的天使》同一时间段,多少有点悲凉的味道。当时公司大家家里大多没有电视,借着工作便利都看《荣光的天使》。“其实《科南》应该不差” 与自己喜欢《穿长靴的猫》和《动物金银岛》相比,吸取其很多优点。“这必定会是一部好片。”当时就那么觉得。此时,外包动画回来了,动检招呼大家来完成最后的合成,出来竟然头与身体脱节,明明头不在身体还在动。“也许到了从这公司辞职的时候。”当时自己这么想着,Cockpit对我们很好的一位作监把我们叫过来“板野君、森山君一起去放松一下。”说是去放松,实际上去了中村 雅俊负责CM制作的公司,桌上摆着当时价值40万块的高级录像机,打开电视调好频道,画面出来。

接着根我们说“这是《未来少年科南》(注5)的录像,看完就回去吧。”两人注视着电视,聚精会神地看着。“这是很棒的作品”自己当时这么觉得。有了这次的经历,深感只有这样作品才是真正的动画。两人便有了从Cockpit辞职的想法。不久之后森山君去了东京Movie,参加《新鲁邦三世》的制作。正当我考虑“自己要不要跟着一起去,该怎么办的时候?”曾在武藏时前辈滨津(守)找到自己······小黑:后来成为导演的滨津,对吧?板野:没错。记得自己在武藏时他是动检,总是为别人着想,在工作中有目共睹。当时找到我:“自己现在正在Sunrise参加一部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机器人动画制作。主人公有着完全执迷于兵器开发的父亲,有着深刻恋母情结少年成长的故事。板野君参加这部动画制作中来,有兴趣吗?”“没问题。”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一部描写在战火中经历千难万险存活下来少男少女,对战场及人性给与最真实的刻画,与Sunrise 以往那些主人公阳光向上,热血的机器人动画完全不同人们难以想象的一部作品,也未多加考虑便答应了“那就这样吧。

你到Sunrise第一工作室去报个到,什么时候有位置了,你去补上就行了。在此之前先拿回家去做。”就这样我去了Sunrise,森山君去了东京Movie,两人分道扬镳。自己是从第5话开始的,直到第12话工作室里才有位置。当然大家也知道这片子人设是安彦 良和(同为作监),导演是富野 喜幸(后来才改名由悠季)。本以为是动画的工作,到了之后安彦先生告诉我:“这个组图部分本来是第二原画的工作,现在由板野君来完成这部分。”自己真的没想到要完成的正是两副原画间处于中间点上的那副作画。环顾四周,大家给人很放心感觉,安彦先生也是如此。不久之后的第19话《兰帕·拉尔的特攻》自己正式晋升第二原画,并得到表扬“板野的机械作画很好。”接下来到夏亚归来的26话《复活的夏亚》的时候,正式升格为原画。从此之后自己名字也出现在原画一栏中······小黑:是这样啊!26话第一次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原画。话又说回来,到现在为止,从事这个行业以来,有成为原画的愿望是从《宇宙战舰大和号》那次事件开始对吧?板野:是的。

当时原画中剪影与人物之间分明存在问题。小黑:具体说说吗?板野:就是那个头盔与手的方向完全相反。把这个反应给作监湖川“确实是这样······”他也看到了。(笑)小黑:自此之后,有了从事原画的想法?板野:没错!动的原画不在画了!小黑:不在作动画,对吧?板野:没错!说起来,那个山本敬礼的画面是我做的,一直觉得那个很对不起观众。小黑:这个是······这个难道说的是操作台上的那一幕?板野:是那个,没错。当时在Cockpit,敬礼的时候手描绘本来是色铅笔的组线,实际上执行的时候为了顾及动作效果舍弃了(在给执行的画稿上并未标注,要那样完成)。当自己在看样片时候,青色的手飞出,不尽感慨:“真是对不起观众,还不如拿回去重做。”“也许动检觉得这样不错。”自己安慰着自己。可如今发行的版本依然是那个样子。小黑:如今发行的版本依然那个样子,手飞了出去。(笑) 板野:正因为如此,对当时的机械动检(负责机械部分的动检)不负责行为气愤不已。没想到后来竟然在Artland撞上了(笑)。注1:像板野 一郎这样1960年左右出生的人,长大的时候已经是70年代末了,这个时代日本二战产生的影响远去了,同时他们又不同于出生于50年代那批人(如1952年生的押井 守)经历日美安保、64年东京奥运会,70年的红色时代,有了更加自由发展空间,属于自由向上的一代,又不同于他们后面那些过于西化,沉浸消费文明中失去梦想的人们。

正因此才能筑就传奇,除了板野,像美树本、山贺 博之(初代TV第9话执行导演,Gainax创立者之一,现任社长)、庵野 秀明、高山 文彦(到现在为止参与动画少,却精品辈出,最出名恐怕就是《机动战士Gundam0080 口袋里的战争》了)等日本一批中年动画导演! 注2:东映动画,1956年成立日本原祖及动画公司,以“为孩子编织梦想,让每个孩子心中充满梦想”为制作理念,目前日本少年、少女向动画首屈一指的企业。并在最近20年里做大作强,成为及动画制作、发行、制作人员养成(含声优),还涵盖电视剧、电影等影视行业集团公司。另外也是日本唯一拥有电影上映权动画公司!像我们熟悉《圣斗士》、《龙珠》、《花仙子》、《聪明的一休》、《美少女战士》、《灌篮高手》(板野是这片子的作监)都是东映拿的出手的代表作! 注3:本片日文原名为:エースをねらえ!直译为:超越王牌 目前可以找到翻译还有一个是《网球甜心》,这个译法来自台湾,但和原作热血网球题材严重不符。另外,多说一句《网球王子》就是这片子男版,人物性格上完全一样。

如:手冢 国光简直就是龙崎 丽华的翻版。注4:本片原名《ピンク・レディー物语 栄光の天使たち》,直译为《Pink Lady物语,荣光天使》所谓的ピンク・レディ是指当时一对人气女组合ピンク・レディ(Pink Lady)。后面板野提到的ジャンジャンジャン、UFO!(这,这,这就是UFO!)是一首歌,自己去听了一下,确实很让人讨厌。当然这样动画显然无法和宫崎 骏制作的《未来少年科南》媲美! 住5:本片原名为《未来少年コナン》,宫崎 骏根据Alexander Key的小说《The Incredible Tide》改编的TV动画。由于原作产生于冷战这个特殊历史条件下,因此正义一方都是资本主义阵营,邪恶一方都是社会主义世界阵营。动画舍弃这一设定,将原作中队战火毁灭后世界保留下来,对人类文明思考成为主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后来《风之谷》和《天空之城》都有这个片子的影子。可惜生不逢时,同时播放确实人气偶像为主人公的动画,无奈啊!。

韩国 姓戴 名字

上一篇: 有哪些动漫是走的古风吗?

下一篇: 好看的恋爱 冒险 最好有点黄的 动漫 犬夜叉 圣石小子 之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偶影时光网 版权所有 0.29782